标题:第七章 假戏一场
八卦门
管理员

发帖: 7
威望: 7 点
金钱: 70 RMB
贡献值: 0 点
注册: 2018-12-17
#0
u  回复 u  编辑 u 
发表于 2018-12-18 12:00  短消息 引用
第七章 假戏一场

“怎么还不敲锣啊,胜负已经很明显了,实在是看不下去了。”人群中的一人愤怒地说道。

  “这又怎么了,再看下去嘛,这么好的场面可不能错过啊。”另一人鄙夷地说道。

  “你的心好黑啊,难道一点怜悯心都没有吗。”

  “需要怜悯吗,受苦的又不是我,哈哈,倒是你,呵呵,你算什么,有本事自己上去啊。”那人嘿嘿笑着说道。

  那人犹豫不堪,脸色变的一阵发白,轻声叹道:“我没勇气,上台恐怕会出丑的。”

  “那你叫那个若轩停下啊,你有勇气吗?”又是那个声音说道。

  “我,我,唉。”他顿了顿,说道:“没人喊停啊,我不想开这个头。”

  “这么说,你就是有怜悯之心,却不想付出任何代价,哪怕是开口叫一声,呵呵,那你还是乖乖享受现在的感觉吧。”那人一脸正经的说道。

  “哼,不和你啰嗦了,这样很好。”那人气恼地回道。

  鲁风刀正好在不远处听到了这段话,摇了摇头。自语道:“看来这次是没戏了。”转身又走到另一边观察着在场的人的动静。赵兴正在恼火之上,正想阻止若轩的施暴,突然有一人大叫,赵兴一惊,以为敲锣了,握紧的双拳松了下来。

  赵兴摇了摇脑袋,只听那人烦躁地叫道:“快点敲锣啊,已经没有必要再打下去了。”

  锣声依然没有敲起,很多人也哄了起来,那柳庄柳爷终于开口道:“大家安静,听我说,李健并没有放弃对我女儿的追求,所以,我认为要继续比下去,直到他放弃为止。”

  只见那吹嘘自己是李速玄门弟子的人说道:“柳爷恕我直言,我要等到什么时候上场啊,我可是没有耐性了,看看都什么时候了,后面可还有一大堆人没比呢!”

  “我现在不管这些,你们自己看着办,现在规则改了,很简单,就是打倒对方为止,比不完明天可以继续。”

  紫云暗思道:“看来这次比武没那么简单啊,事情有点蹊跷,虽然猜不准柳爷的用意,但是可能就是这个意思了。”紫云又看向了赵兴,低语道:“赵兴,你可要把握住机会啊。”赵兴正在火头上,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紫云的话。

  李健被若轩打得鼻青脸肿,他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,他几乎失去了理智,大喊道,谁有棍棒刀枪之类的借用下,马上人群中一人仍了上去一根木棍,李健接过木棍说道“谢了,看我怎么把他打倒。”

  “用棍子了啊,哎呀,我好怕呀,不过我是不会用武器打倒你的。”若轩对李健拿棍根本不在乎。

  棍子挥了上去,若轩只是躲闪,若轩很快退到了武台的边缘,李健见势马上用力一推,若轩摔了下去,李健跳下去,接着就是一阵猛打,若轩哇哇叫痛,突然,若轩玄妙的一指点在了李健身上,然后迅速夺过棍子,稍用力打了一下。

  “啊————”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号划破了天际!

  “现在我不想比武了,我要把他打废,打残!哈哈哈哈。”若轩一阵暴笑。

  “我要折磨你,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,哈哈哈哈。”若轩两眼发红,他藐视在场所有人,接着是一阵痛骂,骂遍在场每个人的软弱之处,骂遍他们的冷漠。”

  柳庄的柳爷微微一笑,心道,:“好个若轩,不会是疯了吧。”“爹,这下怎么办啊,怎么办啊。”柳梦黎着急地问他父亲。

  “女儿,不急,估计你的意中人就要出现了,慢慢看下去吧。”柳爷微微笑说道。

  紫清怒气冲冲地说道:“乱了,乱了,看我怎么去教训他,这个混蛋竟也骂起我来了,真是气死我了,二师兄,可怪不得我了,你说的什么玄机我听不懂,我要上去解围了。”

  紫云忙拉住紫清解释道,:“你可知你上了会坏大事啊,以前赵兴说比武的人不是还有欧阳子、唐枫等人吗,他们为什么没出现,这就是问题的所在,而且为什么鲁风刀和若轩好像关系不好,而现在你看鲁风刀的眼神,照他的性格早该上了,还轮得到你吗。”

  “这,有道理,那么看来柳家此次的用意就再明显不过了。”紫清说道,他看像赵兴,满是期待的眼光。

  紫明还在思索着紫云的话,“这个,我刚才也想帮助他呢,看来道义的本质还得看清真正其内在的用意啊。”紫清说道。

  “不错,知人者智,自知者明。其安易持,其未易谋。其脆易泮,其微易散。为之于未有,治之于未乱。如果不讲清道理你们恐怕要乱大事咯。”紫云毫不谦虚地说。“我要向二师兄多多学习,以后你的这些道义可要通通告诉我哦。”紫清不依不饶地说道。

  正说着,有个人英勇的人站了出来怒视着若轩说道:“我叫孔赞,你今天好像做得过分了吧,虽然李健没放弃,我觉得你应该放弃吧,这不会判你输给李健吧。”说着,他看了看柳爷,柳爷点点头表示了下,孔赞有了柳爷的支持,声音比刚才大了一番,摆出了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说道:“若轩你该停了吧!”

  “我说了,我不比了,我要让他尝还对我的伤害,你这人不要碍事了,我已经对你很客气了。”若轩一脸阴森道。孔赞擦了擦冷汗,说道:“原来这样啊,你随便吧。”说完后他尴尬的退下了,其他人还以为他要和他打呢,一阵失望。有些人鄙视的看着他,有些人投向佩服的目光,认为他能够站出来与不公对抗已经很不容易了,至于他的胆量还需要继续磨练。孔赞离开了场地,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里。

  人群里有人偷笑道,:“好个孔赞,出丑了吧,逞什么英雄呢,狗熊吧,嘿嘿嘿。”

  “谁在偷笑,我最讨厌这样的笑了,给我出来,这个小人,有种和我出来笑,你们怕了吧,今天就让你们怕个够!”若轩火气冲天。

  那早已按耐不住的赵兴站了出来对着众人道:“我来这里要告诉大家,今天我赵兴不是来招亲的,是冲着100两黄金来的,我承认,我赵兴贪财了,我不是什么英雄,但今天我要当着大家的面把若轩赶出这里。好让你们继续比武,那100两黄金不拿也罢了。”

  若轩眉毛皱了皱,自体内真元开始涌动,一股庞然气息流露了出来。那些靠的近的人不由得退了一步远。柳梦黎看着赵兴道:“爹,你看,就是他了,只是不知道他武功怎么样呢。”柳爷答道:“恩,黎儿的终身大事总算可以定下了。”

  “可不是吗老头子,那小子长得真俊哪,像你年轻时候的样子啊,意气风发,和我女儿真是绝配啊。”

  “娘你别说了,羞死了,人家愿意吗。”柳梦黎羞着试问道。虽然她平时很活泼,可是到谈到这事她还是显出了女孩子的娇滴可人的样子。

  “他要是不娶你,你爹决不饶他,我可爱的女儿,他怎么会不要你呢。”黎儿母亲插话道。柳梦黎心里充满了喜悦,满是憧憬的看着赵兴,想象着自己未来的日子。

  “看招!”只听赵兴持剑喝道,一丝青光闪向若轩,若轩飞身后退,只是避让、并不攻击,赵兴很是诧异,心想我使的也就是逍遥派一般招数,何必躲闪呢?莫非他另有所图?

  “赵兴少侠停下。”只听那一直柳爷一声喝道。赵兴停了下来,很是不解地看着这眼前的老人,他一边提防着若轩,一边问道:“什么事,难道柳爷不觉得他该打吗!”柳爷解释道:“误会了,误会了,纯属误会。若轩你不用再演了。”这时若轩应了声然后响亮的宣布道:“今天的比武招亲就此结束,新郎已选出,不必再比了。”然后对着躺在地上的李健抱歉地说道:“今天我多有得罪了,我做的这些都是柳爷一手安排的,多有得罪了,等下你可以去领取你的100两黄金了。”若轩慢慢扶起李健,一股柔和的真元迅速修复着还没反应过来的李健。

  “什么,是这样啊,哦,看来我这点伤没白费啊,还揪出个新郎啦,呵呵。”李健听了若轩的话心里的气已经消了一半,估计是若轩说100两黄金的时候瞬间消去了他对若轩的仇恨吧。

  众人齐声喝彩,佩服着柳爷的高明,同时也祝贺着这一对新人喜结良缘。一阵阵敲锣打鼓声响遍了清云镇,这事恐怕要被当地的百姓谈够3年了。

  赵兴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他万万想不到事情会是这样,他被众人拥簇着拉入喜轿,抬向了柳庄。赵兴和柳梦黎坐在了轿子里,赵兴脸色难堪不已,没有看向柳梦黎一眼,他显得举足无措。倒是坐在他旁边的新娘高兴地看着他,看得赵兴的脸一阵红一阵白。

  “哎呀呀,让我看个够吧,呜呜,不要向外看啊,看看我嘛。”新娘嚷道。

  赵兴转过头看着面色红润的新娘,发现她真的很美丽,再加上穿上了鲜艳的婚服,柳梦离又嬉笑着看着赵兴,楚楚动人的样子,赵兴现在有种想要抱他的冲动,但是赵兴并没有做什么,心想道:“我要控制住自己,保持平静,现在不能妄动,得找机会脱身。”

  “你在想什么啊?”柳梦黎一脸疑惑地道,“不要乱想啊,我可不是好惹的。”说着还对赵兴指手划脚,表示出对赵兴满不在乎的样子。

  赵兴吱唔道:“你老爹怎么就这样做啊,我要不答应怎么办?”“去你的,你以为本姑娘稀罕你吗,那是我老爹的主意,我老爹可好了,所以我要听他的话,父母说的可是天经地义的哦。”柳梦黎一脸正经的说道。

  到了柳庄,很多人聚在了一起,李管家说道:“大家都坐下,准备开饭。”紧接着就是一道道扑鼻的菜被端了上来。

  却是赵兴和柳梦黎被送入了洞房,赵兴走了出去,新娘也不去拦,柳爷在门口等着,赵兴严肃地说道:“为什么要这么做,我不是你要找的那种人,我不能照顾好她,我不能给她带来快乐,我是一个混迹于江湖的浪子,居无定所,相信这一点你是清楚的。”

  柳爷已一只脚踏了进来,徐徐说道:“你做的很好,你没有那么莽撞,有胆识,我很看中你,我做的一切没有白费,你不能走,赵兴,哦,不对,应该是我的未来女婿,我女儿是跟定你了,是她告诉我,你喜欢她,就这点足够了。”

  “什么,不可能,反正我要走了,你想拦也拦不住了。”赵兴飞身而上,人影一闪,离开了柳庄。

  赵兴刚走,又一身影在柳爷面前闪了一下追着赵兴的方向去了。柳梦黎走了出来说道:“他不会走的,我断定他是适应不了这样突然的变化,才走的。”柳爷叹了声,走了出去。

  紫云等人还在柳家喝赵兴的喜酒,“来来来,大家吃菜,为我们赵兄干杯。”紫清说道。他们喝到了晚上7点多后,回了客栈,紫云寻找鲁风刀,可鲁风刀却不在,紫云又去问若轩,若轩对紫云说道:“可能已经走了,反正我的任务完成了,管那家伙的事,我本来还想拿了100金就走,哼,谁想那家伙不我走的干脆,不吃就走了。”紫云见问不到什么,但总觉得蹊跷,暗思道:“他不是这样的人,对,柳爷最清楚,我去问他最合适。”

  夜已入幕,柳梦黎是否能得到他的意中人呢?一切就看缘了。

  

评分 禁言 推荐 报告
 
顶部快速回复主题
 选项 标题 Smilies
隐藏此帖
出售此帖
加密此帖
代码自动转换
使用个人签名
内容

[完成后可按 Ctrl+Enter 发布]  
[ 查看帖子长度 ]